您现在的位置: 专题>七月
     一月
     二月
     三月
     四月
     五月
     六月
     七月
     八月
     九月
     十月
     十一月
     十二月
 
散文:第一次下井,终身难忘(倪怀君)
2013-08-13

人生第一次下井,好奇、害怕、紧张……

换上工作服,头戴矿灯矿帽,腰上别着自救器,严格遵照规定来。虽然脸上散发着一丝稚嫩,但俨然也有矿工的模样。带队孙老师在下井前反复强调,井下要时刻注意安全,遵守规章制度,不要随便碰触机器,以防出现意外。

进入类似电梯一样的罐笼,和下井工人一起堆在狭小的空间里,我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,再加上仅有头顶上矿灯的光亮,更加剧了内心的恐惧感。一切准备就绪,等待罐笼下降的指令。刚开始,速度缓慢,身体还能适应;继而速度加快,这时,我感到耳朵嗡嗡直响,并伴随轻微的疼痛感。这更让我吓坏了,以为自己的身体素质不适合下井。罐笼迅速下降,一阵阵凉风袭来,让我感到了一种久违的空气。也不知是过了多久,反正是很短的时间,罐笼停了下来,地下几百米的距离转眼就到了。出了罐笼,我立即向老师询问耳疼的事情,老师回答说,这是下井后的正常反应,地上地下压力等因素的变化会引起身体的变化,适当多做下咽的动作可以缓解疼痛感。听了老师的先容,我悬着的心才一点点放下来。即使是正常反应,但我仍感到有些不适,而这个状况直到在井下呆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才逐渐好转。

第一次下井,在井下没有方向感、时间感,紧紧跟着老师,生怕走丢了。左瞧瞧,右看看,一切都是新鲜的事物。左拐右拐,来到了猴车处。

“猴车”是井下矿工的重要代步工具,有点类似于景区的缆车或索道。老师强调说,坐在猴车上,脚要蹬紧扶梯,双手紧握胸前的长杆,不要粗心大意,因为以前发生过从猴车上掉下来摔伤的事故。

坐上猴车,拉下开关,缓缓前行,开始一段新的旅程。

顺着轨道,猴车稳定前行,速度并不快。在隧道中前进,彻底失去了时间感,方向感……

隧道右侧是粗细不等的管道,压风管、供水管,我注意到,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压风自救闸、供水自救闸,供紧急情况下使用。隧道左侧是导向安全绳。老师先容说,这是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设置的矿工“救命绳”,当发生突发状况,井下没有光亮的情况时,它能够引导矿工快速逃生。在猴车前行过程中,我看到安全绳的颜色是黄色的,每隔10米就有一个定位牌,帮助逃生人员确定位置所在;在定位牌之间穿插着定位标锥,指明方向。定位牌和定位标锥,一面是绿色,一面是红色,在矿灯照射下,反光效果特别好。

从井口区到工作区大约有7000多米,分三个阶段前行,中途转换另一辆猴车。如果不是隧道两侧标有距离100m……300m……2300m……真就成了一抹黑,彻底失去距离感。猴车缓缓前行,有上坡,有下坡,也是另一种享受。

下了猴车,过了风门,正式走进了工作区。

走进工作区就感到了温度的变化,闷热无风,眼镜瞬间模糊了。眼前一片漆黑,仅剩下头顶上矿灯灯光能够达到的地方。开着矿灯,眼前雾气朦胧。沿着通道前行,左侧是正在运行的输送带,矿灯照耀下乌黑油亮的煤炭不停地从眼前通过。仅仅走了一小段路程,后背就湿透了,真的感慨这不是一般人能呆的住的地方。

继续前行,见到了正在工作的矿工,操作着机器,脸上全是煤灰,根本看不出原来模样。有的甚至直接光起了膀子,汗夹杂着煤灰,在身上留下一道道黑线。空气中明显夹杂着粉尘,虽然时刻有喷水等措施降尘,但工作一线的环境还是相当的恶劣。

左拐,到达了采掘现场。

左侧是回采区,现场工人们操作着机器正在采煤作业,在机器的轰鸣声下,说话交流的声音基本听不见了。右侧是采空区,中间是液压支架。走在液压支架下,我一直都在担心“万一它塌下来怎么办”,当然这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,大家所在的3303工作面是全国机械化程度最高、设备最先进的矿井之一,安全系数高,采掘环境干净。看着割煤机不停地运转,想到即使在如此的环境下工人们仍能专心致志的工作,内心深处不禁为他们感到自豪、感到骄傲,他们是好样的!有了他们在井下辛勤的劳作,默默地奉献,才会有源源不断的煤炭输送到井上。正如歌曲中唱到的那样:“这里是光和热的故乡,每一寸光阴都洒满了灿烂的阳光……每个人心中都闪耀着辉煌的太阳。”

走过采掘面,左拐,瞬间就凉爽起来,甚至感到有点冷。原来是到了进风巷。这里的环境和刚才截然不同,空气清新,凉风习习。沿着巷道一路前行回到了猴车处,坐上猴车原路返回。

出了井,再一次见到了阳光,悬着的心也才终于放下来了。

回想下井经过,一路好奇加害怕走过来,看到了矿工的工作环境,见到了井下的面貌,见到了光和热的源头,不虚此行。

第一次下井,终身难忘,以后可以骄傲的跟别人说,我是下过井的了。(倪怀君)
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